男子失踪12年被发现:双腿被截断乞讨 遇老同学获

时间:2019-05-18 14:05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
导读:
扫描关注公众号
导读:8月28日,“消失”12年的彭小六终于回到了浏阳市集里街道道吾村的老家,只是这次他竟然以这种让人心疼的方式出现在了家人面前。离家12年、41岁彭小六在亲人邻居的企盼中被人背进了家门,那双从脚踝以上齐齐断了的双腿,令人唏嘘、心痛、疑惑甚至愤怒。而在800公里外的广州市黄浦区,彭小六的邻居、老同学周霞珍夫妇也放下了心。   彭小六已经习惯了跪地“走路”的方式。   8月28日,“消失”12年的彭小六终于回到了浏阳市集里街道道吾村的老家,只是这次他竟然以这种让人心疼的方式出现在了家人面前。   他冲着偶遇的老乡笑了一下才被发现   8月27日早上7点半,广州市黄浦区沙步市场。周女士和丈夫像往常一样,分头去买菜,再约着集合。   忽然,周女士感觉到一个躺在地上乞讨的男子冲着自己笑了一下。   “隔得很近,就一两米的距离,他身体下面垫着一个汽车轮胎皮,手里还拿着一个不锈钢的盆子,里面好多一块一块的零钱。。”她回忆,当时她立马反应过来,跟自己失踪的小学同学彭小六“太像了”。   广州黄浦区某菜市场,被截双腿的彭小六正在行乞。   随后,她赶紧去找丈夫碰头,两人再返回去确认。   再次见面时,周女士决定先用浏阳话“先试探一下”。   “我问他是不是彭小六。”周女士说,对方很快地点头回应,并用普通话回答“是”。   这下,周女士和丈夫更加确定了。   于是,两人回店里取来手机,拍下了几张照片,传回老家给彭小六的家人进一步确认。得到肯定答复,夫妻俩报警。   “我们报完警后,就有一个50多岁,有些胖、穿着蓝色短裤的男子过来了,想把他(彭小六)带走。”周女士怀疑,彭小六是被人控制,并截去双腿行乞。   周女士介绍,但之后,由于彭小六无法指证,那名男子被释放。   广州黄浦区某菜市场,报警后,当地警方来到现场调查情况,左侧穿横条衣服男子疑似为彭小六的控制者。   广州黄浦区某菜市场,被截双腿的彭小六正在行乞。随后,她赶紧去找丈夫碰头,两人再返回去确认。   接回老家:见面时,他把所有人的名字喊了一遍   彭小六可能找到了!   8月27日上午10点,消息很快到了浏阳市集里街道道吾村支部书记陈常青这里。   商量之后,当天下午1点,他带着彭小六的家人开车前往广州。   “见到我们,他点头笑了一下,还叫我的名字,问我吃饭没有。”陈常青介绍,第一眼见到彭小六时,他还是那个样子,只是“很邋遢,有臭味”,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,腿也被人截断了,把一双胶鞋套在膝盖处。   陈常青说,突然见到久别的亲人,彭小六并没有特别激动,“可能是有点不敢,再加上意识有点不清楚。”但过程中,“很自然地把我们所有人的名字都喊了一遍。”   陈常青说,最初见面时,彭小六还不太敢说浏阳话,主要是说普通话,问他问题时总有些“躲躲闪闪”。   “可能还是有点顾虑吧,反正一问他这12年去了哪里,经历什么,他就回避,开始胡说了。”陈常青说。   当天,家人把彭小六带到宾馆,给他梳洗了一番,换上了新衣服,帮他把10多公分长的胡子也剃了。   次日,他们带着彭小六回到了老家——浏阳市集里街道道吾村。   车子接近老家时,陈常青还特意问彭小六“这是谁家里”,他都知道,说“想回家”。但是,他是怎么到的广州,这12年间到底经历了什么,“没有人知道”。   团聚:母亲给他做了最爱吃的鱼   户口本上,彭小六的本名叫“彭阳武”,出生日期是1975年10月。一家四口生活,还有一个哥哥。   陈常青介绍,彭小六是小学文化,没有成过家,之前在家是跟着父母务农,还给人理过发。   “他们家是我们村里的低保户,一家人都是老实人。”陈常青说,离家前几年,彭小六跟人打架,伤到了头部,之后就有点神志不清了。   8月28日,当儿子被接回来时,母亲谢玉成激动地抱着彭小六哭了好久。   “他瘦了,脚走不了路,精神有毛病了。”谢玉成说,儿子的腿没了,是最让她心痛的,“不晓得他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,出去时人还好好的,太可怜了。”   如今,彭小六之前在家住的房子被烧黑了,已经成了危房。这次,他回家后,哥哥彭阳龙专门给他改造安排了一间房子,暂时让他住着。   “如果住在楼上,他的腿也不方便。”彭阳龙说。   这天,母亲谢玉成还记得彭小六喜欢吃鱼,特意亲自下厨给他准备了一桌子菜,有鱼,有蒸肉。   看着儿子又吃上了自己做的饭菜,她说“心里很高兴”。   现场:腿怎么没了?“被狗咬的”   得知“消失”的彭小六回家了,亲戚和村民都过来看望他。   看到来的人很多,彭小六坐在床上,耷拉着被截断的腿,招呼大家过去坐。   广州黄浦区某菜市场,报警后,当地警方来到现场调查情况,左侧穿横条衣服男子疑似为彭小六的控制者。   微笑,成了他的招牌动作。   当问到这些年他去了哪些地方,他数出了一长串的地名,河南、上海、嘉兴、武汉、四川、江西……   他说,对四川印象最好,“那里是老家”。   看到大伙都在议论他的腿,他抬着头,不住地捂着嘴巴笑。一旁的父亲,也巴巴地望着被围观的儿子。   关于腿是怎么没有的,彭小六就用碎碎念来回答,听不清在讲什么。反复问时,他干脆说,“被狗咬的。”   在与彭小六的对话中,哥哥彭阳龙不时地插话,“他脑袋不清白了,(他的话)不能全信。”   对于彭阳武说的腿是被狗咬掉的说法,哥哥称“这不可能”。   “怀疑是被人把脚割了,利用他去骗钱。”彭阳龙说,很想知道弟弟的腿是怎么没的,“找到后找他赔钱”。   对话   记者:回家高兴吗?   彭小六:高兴,在外面条件也好。   记者:有想过回家吗?   彭小六:有时间就回来,没时间就不回来。   记者:同学发现你是在广州,当时你在广州做什么?   彭小六:看戏。   记者:为什么你会在街上乞讨?   彭小六:帮别人做事,好玩。   记者:你讨来的钱到哪里去了?   彭小六:给老板加油,买衣服。   彭小六的母亲。   在异乡茫茫人海中,准确地说是在广州嘈杂的菜市场里,一次从未想象过的相遇,一次不经意的对视,竟然让一个在外过着非人生活的浏阳游子回家,让隔断12年的亲情重新接续。   不得不说,这是个奇迹。   昨天下午5时40分,离家12年、41岁彭自卵代生小孩价格小六在亲人邻居的企盼中被人背进了家门,那双从脚踝以上齐齐断了的双腿,令人唏嘘、心痛、疑惑甚至愤怒。而在800公里外的广州市黄浦区,彭小六的邻居、老同学周霞珍夫妇也放下了心。   广州遇故人   不经意的一个对视   趴在地上乞讨的竟是老同学   8月27日上午7时30分,广州市黄浦区沙步市场,在5公里外开饭馆的古云峰、周霞珍夫妇像平常一样来采购一天需要的食材。   夫妻俩是集里街道道吾村和平组人,到广州两年时间,生意做得不错。   两人在市场里游走、选购,毫无准备地,周霞珍瞥了一眼路边趴在地上低头乞讨的男子,跟平常看到的乞讨的一模一样。   就在那一瞬间,男子突然抬起头,眼神与周霞珍相接,“他还朝我笑了笑。”这个不经意的对视勾起了周霞珍的回忆,她的头脑快速运转,浮现一个熟悉的名字:六妹子。   闪身而过,她越想越像,那个趴在地上乞讨的男子像是自己的小学同学、人称“六妹子”的彭小六。   “那个讨钱的像是六妹子。”走出几十米远,周霞珍向丈夫说出了自己的判断。   “不可能吧?他都走了十几年了。”古云峰不敢相信。   “是真的像,等下我带你去看。”把菜送到车上后,周霞珍立即拉着丈夫回到刚才看到彭小六的地方。   “那身形真的非常像。”但令夫妻俩心里发怵的是,原本身高只有1.5米的彭小六一双脚掌不见了,只剩齐刷刷断掉的小腿。   母子重逢时的画面。   用浏阳话问“你是不是六妹子”   他一个劲点头   古云峰夫妇与彭小六都是一个村的,两家相距1.5公里。可彭小六2004年出走后,一直杳无音讯,相隔时间太长,古云峰不敢立即下结论。   古云峰拿出手机拍下照片发微信给家里人辨认。很快,家里回信:像!   另外,虽然时间过去很长,但古云峰记得彭小六还有个明显的特征:他左手手指曾被铁圈箍伤,有个缺口。他走过去抓起乞讨男子的左手,只见手指果真有个明显的缺借卵生子费用口。   “我心里大概能确定了。”古云峰又用浏阳话问“你是不是六妹子?”没想到趴在地上的男子用普通话回答“是的”。古云峰又用浏阳话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,他都点头或摇头。   “外地人听不懂浏阳话,他明显是听懂了。”反复确认眼前这个男子就是彭小六后,古云峰立即给家里打电话,很快通过亲戚找到了彭小六的家属。   家属听说彭小六找到了,要古云峰立即报警。   为安全起见,古云峰报警后,马上找来了市场管理人员。担心控制彭小六的团伙抢人,古云峰和保安们围成一个圈,将彭小六保护起来。   果然,没过多久,一名男子就来到现场,想拿点钱把彭小六带走,但被保安拒绝并控制。半小时后,当地派出所民警赶来,将一行人带到派出所。   千里大营救   离家12年后   他以令人心疼的方式回来   得知对方确是彭小六无疑,8月27日中午,道吾村党支部书记陈常青带着彭小六的叔叔彭显权、堂弟彭阳维驱车南下。彭小六的母亲谢玉成则赶紧收拾出一间屋子,铺好床,等着儿子回来。   彭小六本是个正常人,曾因一次意外头部受伤,有些头脑不清醒。但令古云峰既意外又欣喜的是,在派出所里,他用浏阳话问彭小六记不记得父母的姓名,他居然都答对了。   古云峰当时拍摄的视频中,他用浏阳话问“你妈妈叫什么名字?”“妈妈谢玉成啦。”彭小六用浏阳话夹杂着普通话回答,并答出了父亲的名字。   “一字不差。”古云峰感到惊讶。   当晚9时30分,陈常青一行赶到黄埔区,古云峰夫妇陪着他们去派出所。   “他看了一眼我老婆,毫不迟疑就说这是'霞妹子'。”古云峰说。   接下来,彭小六又主动挨个认出了“财叔”(彭显权)、“维妹子”(彭阳维)和陈常青。   谈起在异乡茫茫人海中认出了一个“消失”12年的人,古云峰连连感叹,“十几年没音讯,我们整个村的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。”   昨天上午9时,陈常青一行带着彭小六踏上归途。昨天下午5时30分,车子开到彭家门口,离开12年后,彭小六被人背着进了家门。   那双没了脚掌的腿,刺痛了所有在场人的心。七旬老父母老泪纵横,母亲颤抖着抚摸着儿子的双腿,心疼地问儿子“疼不疼?”彭小六回答“不疼,没事”更是令几个亲戚和邻居落泪。   “太残忍了,这绝不是意外断掉了,不可能断得这么整齐。”彭小六的舅舅谢来安眼眶发红。   “小六啊,你在外面受了苦……”很多村民都自发来看望彭小六,并给他留下一些钱,他也不多说,只是重复“没有、没有”,偶尔还会笑着看着眼前围着他的邻居们。   新闻焦点   “消失”12年,他到底经历了什么?   对于双腿截肢的原因,不知是逃避还是确实没有记忆,彭小六总是前言不搭后语。   彭阳维告诉记者,在当地派出所,民警已经控制了来菜市场要带走彭小六的男子,并要求家属多跟彭小六交流,看能不能问出对侦查有价值的线索。   当晚,彭显权一夜没睡,总想从彭小六口中问出一点东西来,但一无所获。彭小六偶尔蹦出一两句似是而非、若有指向的话语,比如“有个女的来收钱,送饭”“我们有上百人”“有人病了,讨钱给老板要去治病,被丢掉了……”这些,暂时都无从证实。   彭阳维说,被警方控制的男子是安徽人,自称是捡废品的,在路上遇到彭小六,便与其相依为命,“谁信呢?”   古云峰说,纱步市场的保安事后告诉他,调看市场的监控发现,当天早晨,一辆面包车停在市场附近,一男一女将彭小六弄下车后离开。   追问彭小六断腿的原因及其背后是否有人控制,是村民们急切想知道的,而另一个关键的问题是:人回来了,接下来的生活怎么办?   亲属们介绍,彭小六本名彭阳虎。村干部证实,彭家是村里的低保户,房屋也是几年前由当地的爱心企业家和村民捐款建成。   “要想办法安顿好他的下半生。”邻居们说。   道吾村村干部表示,最近两天就会进行低保评审,村上会将彭小六纳入重点扶助对象,并组织村民捐款。   今天,本报记者将陪同村干部送彭小六到医院做全面体检,并到民政部门办理残疾人相关手续,装上义肢。针对其精神问题,也将送其到市精神病医院接受专业诊断,希望通过治疗能帮他恢复部分社会功能,今后能够自理。   离家往事   谢玉成记得,2003年年底,儿子就叫嚷着“我要出去,走他个十几年”,没想到一语成谶,2004年正月初六,她回娘家照料病重的父亲,儿子就这样一走了之。之后,家人找遍了东南四乡,去过长沙、萍乡,“就差没到广东,直到前年我还在找……”谢玉成抹着眼泪说,很多人劝她放弃,甚至很多亲戚朋友也认为彭小六恐怕早已不在人世,但没想到盼了12年后的结果却更令人心痛。   对于为何要离家,彭小六说“就坐了班车,然后去了树林里,出不来了”,让在场人满是无奈。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
热门标签

一个 男子 常青

武汉助孕_代怀孕价格表明细

Copyright © 2002-2017;武汉添宝儿 Power by DedeCms 备案号:

声明: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